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说好的未来呢

2018-09-15 11:02:38

小蝶来找我的时候,我正盘腿坐在床上,毫无形象的边看韩剧边吃东西,见着她来,我随手递给她一只卤鸭掌,她没有接,说:“阿南,晚上刘崇俊生日,你陪我去,好不好?”

我嘴里的卤鸭脖“啪”一下掉下来,“啊?”

一、

小蝶是我的大学闺蜜,居于这层关系,她和刘崇俊那点事,虽然我没有亲眼目睹,却比亲自经历过还清晰深刻,在我的印象中,刘崇俊就是小蝶的劫难,不论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还是已经分手的现在,这个定位,从未改变过。

次见刘崇俊,是大学报到的天,刘崇俊送小蝶到宿舍,两人都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,刘崇俊将小蝶的行李放在地上,伸手揉了揉小蝶的头发,说:“小蝶,你先收拾着,下午我打电话给你,电话记着充电啊,别乱跑,要出去就打电话给我,我陪你去,听到了么?”

小蝶甜甜的笑着应:“嗯。”

那一幕简直腻死了我们一帮人。

刚上大学那会儿,每个人都被八卦神附身了,急切的想要挖出别人的过去,尤其是对于小蝶。我们寝室包括我在内的逮着了机会,某晚开卧谈会的时候,终于听到了完整的故事。

用小蝶的话来说,她在高中时代是那种特乖特木讷,整天只知道读书,平凡得就像一粒微尘,扔在风中就立刻就消失不在的平凡女孩。而刘崇俊是那种上课总爱接话,特别闹腾,人缘关系好到让人咋舌的主。

他两那时大概真的有缘,高二的时候按成绩排座位,两人成绩挨在一起就这么成了同桌,这一坐就坐了半个学期。同桌这种关系很微妙,在青春懵懂的年纪,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一起,很难不变得特别。

高三始,再一次安排座位,他们分开了,两个人都觉得差了点什么,小蝶还稳得住,刘崇俊却坐不住了。

那天晚自习,小蝶来事儿肚子疼得厉害,开始她还撑着,后来疼得受不了了,就趴在桌子上,汗水大颗大颗的跟早上的露珠似的,疼得久了小蝶开始流眼泪,后来你干脆呜呜哭了起来,小蝶和我们讲到这一段的时候,眼神变得深情,她说:“其实开始我也觉得自己哭成那样真是夸张,后来想想,其实那时候的眼泪,大概也不全是因为疼的,多的,大概还是因为刘崇俊。”

事实也确实是这样。她不懂自己为什么总是烦躁忧伤,她觉得世界变得很小,她的眼睛好像只看得见刘崇俊了,这个意识让她感到恐惧,而且越发的不安,累积多了,便成了无法排解的委屈。

小蝶哭得投入,完全没发现刘崇俊和同桌换了位置,像是变戏法似的,刘崇俊塞给她一个装了热水的矿泉水瓶子,有些心疼有些焦急的说:“你这丫头,怎么还是这么死倔啊,走,我送你回家。”

小蝶和刘崇俊在一起,没有正式的告白,没有一句像样的情话,心照不宣的就彼此认可了,用小蝶的话来说,就是说不清楚怎么就在一起了。

后来呢就是紧张的备战,两个人说好了这一年努力,为了以后能够永远在一起。

而,他们却小看了永远在一起这几个字的分量。

小蝶和刘崇俊虽然上的是同一所大学,却不在同一个专业,小蝶学的管理,刘崇俊学得地理科学。大一那会儿还经常能见着刘崇俊,他还请我们寝室的姐妹儿们出去吃饭,拜托我们照顾小蝶来着,后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常来了呢?大概只有小蝶自己才记得逐渐疏远的过程,等到我们都意识到的时候,他们已经正式宣布结束了。

我还记得,那天晚上小蝶很晚才回来,正是冬天,她浑身一点温度也没有了,她回寝室后,一句话也没有说,直接上床睡觉,然后就一直睡到第二天晚上,寝室的姐妹儿们都急疯了,她才惨笑着告诉我们,她和刘崇俊分手了。

具体的细节,她后来才告诉我,她说,其实她早就察觉到刘崇俊不对了,这段感情中,本来就是她投入比较多,她一直惧怕分手,可惜避无可避。刘崇俊告诉她,他喜欢上了本系的一个女生,那个女生和他有共同的语言,让他很开心。他说对不起,说他和小蝶之间是年幼不懂爱,他说希望小蝶不要恨他,希望以后还是好朋友。

我当时气得要掏电话打过去骂刘崇俊了,小蝶制止了我,小蝶说没有意义,因为刘崇俊不是犯了错,他是不爱她了,爱这件事没有对错,不能说是他的错,既然都不爱了,就算了。

我想,小蝶说那一番话,是说给自己听的,既然不爱了就算了,她希望自己洒脱一点,她也打算那么做,但是,爱这件事,又岂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呢。

二、

我坐在床上,看小蝶化妆,她今天穿了漂亮的白色裙子,还是一头乌黑的秀发,一如她本人那样清秀,可她化妆,这显得有点刻意,但我不敢说出来,事实上,我猜不透小蝶,我不知道今晚上,她是真的想去,还是迫于无奈,但无论哪一种,她这样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。

整理完毕,她朝我挤出一个笑来,问我:“阿南,我怎么样?”

我笑:“很漂亮。”

她舒了一口气,又说:“阿南,今晚上,无论如何,你要看住我。”

我说:“好。”

生日聚会的安排还是千篇一律的先吃饭再唱歌。我和小蝶到了刘崇俊安排的包间,包间里熟悉的人与陌生的人各占一半,熟悉的,是刘崇俊的室友,陌生的,是他现任女友的室友。

刘崇俊见到我们很开心,赶紧走过来,他笑:“哟,阿南,好久不见越来越女人了啊?”

我翻了个白眼:“你越来越老了。”

他哈哈大笑,又看小蝶,说:“小蝶,你瘦了,你这丫头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。”

小蝶拉着我的手从刚才看见刘崇俊开始颤抖,这会儿抖得更厉害了,我回握她一下,而后我听见她带着笑意的声音:“没有,这不是流行减肥么?我得保持好身材呀是不是?”

刘崇俊便笑开了,伸手敲小蝶的头:“减什么肥嘛!瞧你那小身板,我不管哈,今晚上给我多吃点,听到没?”

我和小蝶坐在刘崇俊对面,他旁边是他现任女朋友唐甜一,像这个名字一样,唐甜一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,那种漂亮让人过目不忘,这样说对小蝶很不公平,但是见到唐甜一,我如所有人一样都明白了刘崇俊为什么会和小蝶分手。

她和小蝶不一样,小蝶是那种清丽可爱的女生,有点内向有点羞涩,而唐甜一,美丽大方,热情温和,她是那种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闪闪发光的主。

小蝶故作洒脱,至少在我看来确实是故作洒脱,她和坐她旁边的大伟聊天聊得起劲,我隐隐约约听着,都是些无聊的话题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了敏感词。

我很无聊,一面吃着东西,一面看刘崇俊和唐甜一的表现。

吃得差不多唐甜一开始轮流敬酒,到小蝶时,唐甜一站了起来,端着酒杯表情肃穆,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,刘崇俊就开口道:“甜一,小蝶不会喝酒。”

这话一出,包间都安静了,显然,唐甜一那边也都知道小蝶和刘崇俊那点事儿,我赶紧站起来打圆场,“啊,是,那个小蝶一碰酒就醉,喝不了,要不然我替她吧。”

唐甜一有些下不来台,干笑了一下,打趣道:“瞧你们两护得呀,我又没叫小蝶喝酒啊,我敬小蝶,我喝酒,小蝶喝茶好不好?”

小蝶站起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笑道:“没有的事,我现在也能喝一点,来,甜一,我敬你。”

“呀,那不行,你这杯酒下去,崇俊还不得吃了我啊,没事儿,小蝶你喝茶喝茶。”

刘崇俊像是没察觉到别扭似的,也一个劲儿的挥手:“是啊,小蝶你喝什么酒啊,就你那点小身板,再喝酒也该不舒服了。”

小蝶笑笑,直接将一杯酒喝光,而后,特淡定的说:“崇俊你真看不起我,我说了我能喝,看到没?”

唐甜一也笑了,竖起大拇指,“小蝶,有脾气,我喜欢。”

说句实话,唐甜一的性格着实让人喜欢,但我首先有了定位,无论如何,也没法喜欢上她,今晚的一切都很混乱,好像大家都很平和,又好像大家都不太好,我说不上来。

三、

厦门包装厂
上海柴油发电机组
时代上城60-90㎡户型图-无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