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王梦恕火车票价肯定要涨甚至可能超过机票价

2018-08-08 18:58:48

专访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:铁路改革要慎重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郭芳李凤桃|两会现场报道

王梦恕,中国桥隧专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。这位75岁的老人,因其特殊的身份和大胆言论而备受媒体关注。

当3月10日,铁道部被拆分并整合到交通运输部的消息传来,这位中国铁道领域的院士却表达了他对改革可能引起的铁道安全、票价上涨、建设放缓等问题的担忧。

王梦恕的言论似乎总是不合时宜,也时常引来质疑。但他很不以为然,他说,中国缺的是真话,如果没有人愿意说真话,这个国家就完蛋了。

两会期间,在河南代表团的驻地河南大厦,王梦恕以充沛的精力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,讲述了他所亲历的铁路改革与发展历程:

自解放战争以来,至今已有100多年历史的铁道部经历了三次大的机构调整。新中国成立前夕,1949年1月,成立了个军委铁道部,滕代远将军任任部长,当时提出的口号是战争打到哪里,铁路就要修到哪里,那时候,铁道于战争意义的考量被放在首要位置;至上世纪70年代初,文化大革命期间,铁道部、交通部、邮政部合并,并合署办公,但其实仍是各自为政; 到了1975年,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,主抓经济发展,提出经济发展必须铁路先行, 铁道于经济、社会发展的意义得以强调,在加强铁路发展的大背景下,铁道部与交通部分开,回归到独立的部门,直至现在。

亲历铁道部的数次分合之后,王梦恕坚信,铁道部的集权体制是中国铁路发展、强大的强有力的驱动器。他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讲述了政企分开后可能出现的种种弊端。分开后,火车票价肯定要上涨,甚至可能超过飞机票价,铁道安全必然受影响,而且铁路建设的投资速度会放缓。

改革对铁路职工有利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本次政府机构改革中,铁道部被拆分并入交通部,您怎么看这次改革?

王梦恕:改革是干什么的?如果改革对老百姓有利,对国家富强有利,那就改革;如果是不利,那就不应该改革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我们知道,您之前并不赞成政企分开,您担忧些什么?

王梦恕:如果将来遇到大的战争和灾难,政企分家对我们国家很不利。我在日本开会的时候,日本人就说:你们中国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举国体制更能解决问题。

铁道部很关键,以前都是由政治局委员兼任部长。这是一个半军事化的部门,掌握了全国的运行图,整个铁路调配是不能出错的。因而乳化剂单价
,这个地方不能乱,它要一乱,全国都要乱。因而,对铁道部的改革要慎重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除此之外,这次改革还可能带来哪些影响?

王梦恕: 铁路修建的意义重大。美国只有两亿多人口,可他们的铁路里程达到27.2万公里,我们国家13亿人口,却只有9.8万公里铁路。按照中长期规划,到2020年中国铁路里程要达到12万公里,这就意味着,未来7年要修两万多公里。应该说,我们目前正处于大开发、大修建的时期,所有的路要赶快修起来。

虽然今年计划投资的6500亿也落实了,要修建5200公里的铁路,但现在的改革,是不是意味着之前的规划要马上停下来,重新调整?以前,国家统一规划铁路建设,说修就修,马上就干了,但现在要先谈判。中国铁路总公司会根据可能产生的效益来选择先修哪一条,后修哪一条。这种情况下马甲扣
,肯定是先修赚钱的,那些不赚钱的铁路往往投资大而效益低,但恰恰是需要的。

当铁路的运营交给总公司之后,无论是票价还是货运的价格恐怕都要上涨。之前,发改委要求一吨货物的火车运价上涨1.5分。在上次调价之前,中国的货运价格已经30年没涨了,因此,火车货运的价格一直是偏低的,应该说,低价格的运输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如果未来铁路货运价格上涨,全国的物价会全跟着上涨,因为物资主要靠铁路运输,牵涉的面太广了。客运票价也可能被抬高,上涨的空间可能会超过飞机票价,现在美国就是这样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对媒体说,大部制改革好,他支持大部制改革。目前为止,您跟他交流过意见吗?

王梦恕:没有。我现在回避跟他们接触,也没有必要,我有我的想法,他有他的想法,各说各的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铁路职工对这次改革欢迎不欢迎?

王梦恕:他们当然是欢迎的。因为这样就松绑了,更自由了,不用那么累了。由于铁道部长期修高速铁路,钱到不了位,职工赚的利润都交利息去了,以前的铁道部等于是给银行打工。整个铁路系统,在盛光祖接任之前,人均年收入不到3万块钱。改革以后,职工的工资肯定会提高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铁道部变成国家铁路局并入交通部之后,您认为会带来哪些新变化?

王梦恕:实际上,在上世纪70年代初,两家合并办公的时候,谁也不管谁,在楼里各干各的。后来交通部在外面建了一个大楼搬出去,这已经有分开的意思。从职能上看,两者互不相干,铁路的运营是严格有序的,公路运营是无序的。两个部门合在一起,如果只发生物理变化,不产生化学变化,等于说没用。我对铁路的改革,希望要慎重,不要瞎弄。

铁道部门的腐败出在哪里?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但在很多人看来,政企不分的结果带来了腐败、低效等问题,您怎么看?

王梦恕:铁道部不低效,也不腐败。如果说有腐败,那只是极个别的。铁道部门的腐败出在哪里?出在火车皮资源的分配上。因为火车运输成本便宜,运力相对紧张,这种情况下就会出现我给你几个车皮,你相对给我点钱的交易,这是导致腐败的一个原因;再一个就是招投标,中介通过帮助投标人投标,获取巨额提成费。但这也不是铁道部独有的,所有存在招投标的地方都有腐败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铁道部政企分开后,这些问题是否能够得到解决?

王梦恕:照样不会解决,中间还是会出现很多问题,除非我们不搞投招标。取消投招标才是避免腐败的办法。至于以车皮获得好处引水芯
,完全是操作问题,同样是由运输局来管理,政企分开也不解决问题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您怎么评价刘志军和他的继任者盛光祖?

王梦恕:刘志军在位的时候,我是批评他多的人。因为他很霸道,为了追求速度,破坏环境,不科学发展,而且对铁路职工关心也不够。但他工作很拼命,有一个外号叫刘胡来,也有人叫他高铁疯子

盛光祖是一个过渡性的人物。他来了之后,我跟他说,年均收入三万元,根本不行,稳不住人心,安全就保证不了。他采纳了建议,上任不到三个月,马上给铁路职工先涨工资,经过两次的调整之后,涨到了年均收入4万元。盛光祖稳住了军心,他的特点是管理比较科学,比较尊重事实,能听进去大家的意见。

2.6万亿债务应国家和企业分担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据悉,目前为止,铁道部已经欠下了2.6万亿的债务。这些债务是怎么形成的?

王梦恕:从解放到现在,国家除了修青藏铁路的400亿元投资,其余的铁路都是铁道部贷款投资修建的。也就是说,除青藏铁路外,国家在铁路修建上没有拿出一分钱,所以才造成了当前2.6万亿的债务,再加上1万多亿的新建铁路,目前铁道部的债务将近4万亿,铁道部一年要还给银行1000亿左右的利息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那么,在铁道部并入交通部后,这些债务怎么处理?

王梦恕:我在这次两会上也提出了建议,将铁道部的负债部分转化为国家呆账、死账,让中央政府承担;另一部分负债,新建两家公司铁路建设与资产管理总公司,由它们来承担。中国铁路总公司现在分出来了,债务当然不能都承担了,即使承担,那也是要有条件的(编者注:3月14日,国务院表示,原铁道部负债划入中国铁路总公司),否则,银行今后就不敢再给铁路公司贷款了。分拆之后,情况不同了,铁道部的贷款属于国家贷款,银行愿意贷,但以后以公司名义贷款就不会那么顺利了。

王梦恕坦陈铁路改革后的五大担忧:

1.如果将来遇到大的战争和灾难,对我们国家很不利。

2.中国铁路总公司肯定先修赚钱的铁路,而不是需要的铁路。

3.火车票价和货运价格都会涨。火车票可能会比飞机票贵,货运涨价会推高全国的物价。

4.铁道部和交通部合在一起,仍然各干各的。

5.银行不敢再给铁路公司贷款了。

(:water)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