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叶黄

2018-09-15 10:02:50

一直怀念下沙的树叶,如今仿佛看得见,却想不起是什么形状什么边沿。如果刻意去记忆,也只是无趣。有些东西不必那么较真,但不在的时候心里异常慌乱。岁月沉淀人生,浮在上面的是那成就和学识,沉淀在下面的,则是偶尔挥之不去的记忆。真要搅出来,似浑浊,又朦胧。

来到盐仓以后,去下沙的日子多了。三年,一个不紧不慢的时间,听起来并不漫长。怀念,有人说一个人怀念的滋味,另一个人无法真正进入。那种老人摸着树桩喃喃的感觉,忙碌的路人可能一笑而过,但若干年后停下来寻找自己的那棵树桩的时候,年轮已经一圈圈接近终点。回忆中比较酸楚的,是曾经的容颜,折换成当时的情节,但情节中已经没有自己的身影。

下沙的树影,比三年前宽了许多。偶有树叶飘落,风带它去远方。它是否想家?也许那种远行,那种追求是它真正想要的过程。炊烟散,小流断,桥头枯枝乱。不知那十八年过去,那桥边旧巢的燕雀飞向了哪里;霓虹转,酒杯换,醉后胭脂淡。不知这三四年过后,各自追求的心又身在何方。有时候拿着手机,却不知能打给谁。放下了手机,又怕谁牵挂着谁。这地域切断缘分,让人开不了心门;那时间截留余生,让你看不透红尘。挺羡慕廊檐下的飞燕,独去恋朝阳,归来是傍晚。可人生注定有份情感在尘风中飘摇,归来已找不到安栖的巢。望着窗外一片联想,秋雨淋湿了傍晚,风又将夜吹干……

树影旁边的小路,弯曲过后是学校的门口。想起毕业离校的那一天,夕阳还拉扯着背影,脚印已背离了方向。三年后又停留在这里,看着进进出出的学生,你们还像那个你们,可我已不是当时那个我。乱流中想起千百年流传的悲情是物是人非,回头思量在千百年中谁都只不过是沧海一粟,可忧,可笑,可怜。西风中仿佛传来有人喊我的名字,回头发现风已飘上樟树枝头远去……一片黄叶从枝头落下,飘然,翻转,穿过光线,滑过绿叶落到我手里。它,没有名字也没有特别意义,暗黄色的脉纹撑开了整个轮廓。而生命就写在这里,从发芽到青色到绿色再到黄色,它的过程经历过风吹雨打,日晒雨淋。问它是不是还有遗憾还有回忆?抬眼望去是一片樟树绿。

把它放在钱包里,带它去别的地方。不管怎样,生命总要面对成熟,树叶成熟了以后,无论飘去哪里总要寻找它的位置、它的意义。我们这一代八零后,在毕业后踏上社会,要独立面对工作,生活,或者是生存。也许刚踏出校门的那一刻不知所措,也许在工作中有挫折而选择逃避,也许在生活中独自落寞而怀念曾经逝去的校园美好记忆。怀念,还是怀念。彷徨了?失落了!我们这一代并不容易,再想想上上年代的人们在草根与树皮中寻找生机的时候,翻开上个年代的人们不得不背离蓝天而选择黄土的身影,至少我们回忆里还有风景,累了可以翻开那一片树林。在若干年后回到自己的那棵树桩的时候,年轮已经爬满命运。假如年轻时候没有挫折没有遗憾,那老了还有什么值得回忆?

我想生命的意义,可能就是带着千回百转的蹉跎和希望,在历史长河中书写记忆,不论成就还是落寞,年轻的人们,背起这个社会塞给的沉重感和责任感,继续前行。

建筑排水管
广州铝合金门窗
三亚海韵度假酒店90-120㎡户型图-三亚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