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冰遗若

2018-09-15 11:31:27

千里云锦,云车过处,颗颗冰珠泪,天海之姻,天作之合,只是海族公主,从此无心。

那一天,我偷偷跑到浅海,要去寻找一个人类,一个偷走姐姐的心的人类。

姐姐说,人类拥有一种很玄妙的东西,叫做爱情它可以带来欢笑,带来幸福。

姐姐似乎也拥有了这种东西,可我没有看到姐姐的快乐,我只看到姐姐的眼泪和伤痕累累,可她笑着告诉我,那个人偷走了他的心,她离开他会活不下去,为了他,她可以舍去水族公主的身份。

可是姐姐,你舍去这个身份,也要舍去妹妹吗?我不甘心,姐姐和那个人类几个月的时光,就可以抹杀我们几百年的姐妹情,我去求太子哥哥,用捆仙索锁住姐姐,我不要姐姐离开海宫。

这是他和姐姐约定的地方,姐姐变成人类就来浅海,他就在这边的海滩等她,我在浅海潜伏一日,到了黄昏才偷偷浮出海面,坐在礁石上等他出现,他没有来,却来了一群道士将我团团围住,烧符洒水,手持长剑,振振有词,说要灭掉海中的妖女

妖女吗?是说我还是姐姐?

父王说过,人类是危险的,所以我不想和他们纠缠,就潜入海中等他们离去,这时,他出现了。没有言语,强光一闪,那群刚才还很嚣张的道士就都倒在地上,他站在海边,我游近露出脑袋打量着他,温柔的月光洒在月牙白色的锦袍上,泛起朦胧的光晕,连那刀削般的脸廓都多了几分柔和的光芒,原来人间也有这么美的男子,就像月神一样

“出来吧,你现在已经是个凡人,不能长时间呆在水中。”他俯下身对我说,“我叫君若,是替君雨来接你的。”

那个叫君雨的人就是姐姐念念不忘的人,姐姐为他受了那么多的苦,他自己却不来接姐姐

“那个人在哪里?他为什么不来接姐姐?”我从水中浮出,踩在水面上

“你不是她?”男子皱了皱眉,转身离去

“那个,你不要走,你告诉我那个人在哪儿好不好?”我追上前去拉住那人的胳膊

那人握剑的手紧了紧:“你姐姐该知道的,你可以回去问她。”

问姐姐,现在去问她怎么会告诉我?我望着那抹白色身影渐渐远去,你不告诉我,我也找得到,我记住你的味道了

就这样,我追寻着他的味道,每当他接近水,我都会第一时间准确无误的出现在那片水域,他的感知力很敏锐,即使我只是远远的藏着,他也能发现我,但还好,他并没有赶我走,继续这么跟着,我就可以找到那个人了

好像,人类也许并不像父王说得那么可怕,这个人虽然还是话很少,可是他会采山间的野果给我吃,给我买人类的衣服、饰品,还领我去了几次人间的集市,给我买人间的食物,人间,虽然不像海宫那样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,却也是个温馨的地方,这几天在人间的生活,很快乐。

然而,快乐总是不会一直持续的

夕阳像被尖利的山尖划破,如血的红,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,地上满是横陈的尸体,我坐在地上,君若雪白的衣服上满是血渍,刚刚还说要带我去看人间的烟火,现在却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我怀中,脸白如纸,我怔在那里,不知所措

一炷香之前,我和君若走在林中,他说今天镇中会放烟火,那是一种用火组成的花,比真的花还漂亮,不知道为什么,林中忽然蹿出很多一身黑衣还蒙着黑巾的人类,不由分说就持刀向君若和我砍来,君若要我闭上眼睛,我还未来得及说话,君若就将我护入怀中,我听到金属碰撞,皮肉被撕裂的声音,还有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。

耳边有金属划破空气的声音,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再睁开眼睛,只见一柄利剑从君若后背刺透,又从穿出,我随着君若下坠的身体跪倒在地,甚至忘记扶住君若,只是愣愣的看着血染透他的白色锦袍,心脏的那个地方,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拿走了。

那群蒙面人挥刀向我砍来,刀刺入我的身体,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但冰凉的金属质感让我清醒过来,一股寒意从心底涌起,这才是人类吗?好可怕!这股寒意自体内向外传递,周围的水汽开始凝聚成水流,蒙面人的剑被弹了出去,我身上人类的衣服被水的压力撕成碎片,变成了水族独特的浅蓝色水缎,我能感觉到,自己的眼瞳已经变成了水蓝色,头发也变成了海蓝色,额间天葵形的水族皇室印记已经显现,蒙面人惊恐的看着我的变化,不敢在靠近,我扫了他们一眼,当时我的眼神一定是很可怕的,因为原本还气势汹汹的他们,瞬间便落荒而逃

我坐在地上,望着怀中的君若不知所措,那柄利剑穿透他的左胸,那是心脏的地方,人类的心脏坏掉,会死的,血淙淙地冒出来,他的生命在流逝,我该怎么做,才能救他?真情水,现在应该也只有这个了。

水族传说,真情水,可逆转生死。

鲛人在岸,对月流珠。

水族人虽是依水而生,却几乎不会流泪,但凡流泪,必为真情,那应该就是真情水了。我活了几百年,只见过一个水族人流泪,就是姐姐

我用纯水冰暂时封住伤口,凝结水球让他能在水中呼吸,现在,只有姐姐能救他了

我带君若回到海底,去求姐姐救他

姐姐轻叹一声:“冰儿,我救不了他,这水族中的所有人,都救不了他。”

因为姐姐的泪,只流那一次,因为真情水,不是鲛人泪,而是冰心血

易得泪滴千颗,难求冰心一片,血为心泪,几千年间,水族只有一人有一片冰心,便是太子哥哥。

太子哥哥俯身揉了揉我的脑袋:“只要冰儿需要,我会帮你救他的。”

冰心一滴血,就会散尽千年修为,那是冰儿的哥哥,是从小最疼冰儿的哥哥,我又怎么可以要他散尽修为,去换一个凡人几十年的阳寿。可是,我也不要君若死,只要想到他会死,心就会像被掏空了一般,甚至连痛都感觉不到,只是好空,好空

“冰儿,你是喜欢他,是吗?”太子哥哥问我

“也许吧。”我喃喃道

“冰儿,我帮你救他,”太子哥哥眼中一片温柔,手中已经凝成一把冰鳞刃指向自己的胸口,“如果他是冰儿喜欢的人。”

“不要。”我想都没想就握住了冰鳞刃,尖利的冰鳞刃在手上划出一道尖利的口子,血一滴滴的流下,化入水中形成一朵朵妖冶的天葵,我瞪大眼睛,注视着自己的手,蓝色的血还在一滴滴滴落。

“不要看!”太子哥哥惊惶地将我抱入怀中,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,“不要看,不要看……”

我将脸买入太子哥哥怀中,此刻,说不上是喜悦还是难过,怪不得父王和哥哥从小就很怕我受伤,原来,海宫中还有一片冰心,便是在我身上。

“哥哥,我要救他,”我抬头看着哥哥的眼睛,坚定的说出这几个字“我,要,救,他。”

哥哥与我对视良久,轻叹一声:“只要是你的心愿,我都会帮你。”

半月后,海宫蓝纱飘摇,喜气洋洋,海宫冰心现,四海天下宁,天海联姻,庇佑苍生,我没有那份天下苍生之心,我只为那份天聘,九转还魂丹。

哥哥替我梳发,为我送嫁:“冰儿,你会后悔吗?”

我笑着摇了摇头:“哥哥,冰儿不后悔。”冰儿不怕死,可冰儿死了,哥哥会很伤心,所以,这种结局才是最好的

君若看着天际成片的白云捂住胸口,这半月的记忆空白中,似乎,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,心好空

公主出嫁,云车相接,云车过处,颗颗冰珠浮现,公主泪,鲛人珠,只这一次。

天海联姻,只因一片冰心,可那片冰心,早已遗落人间,海族公主,从此无心,亦无泪。

羊毛轮抛光
经编麂皮绒图片
三居室90-120平米新楼盘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